武汉方舱医院接收第一批新冠肺炎轻症患者
来源:武汉方舱医院接收第一批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发稿时间:2020-03-30 18:52:08


这使得医院、私人诊所和公司更难在紧急情况下进行检测。比如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2月起就已经进行了有效的新冠病毒检测试验,但直到食品药品监管局放宽规定后,斯坦福大学3月初才真正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。

此后,美国的检测量迅速增加,医院等机构的近100个实验室都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。3月初,美国联邦政府官员才宣布扩大病毒检测规模的新政策。

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13时,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6.4万例,是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。而时间追溯回3月1日,当日美国报告病例仅有70例。

在疫情暴发近2个月之后,特朗普才让白宫牵头负责应对疫情。在特朗普2月26日任命副总统彭斯负责应对疫情之前,美国的疫情应对工作组缺少有权力的白宫官员强力推进行动。

《纽约时报》28日的发布的新冠病毒检测时间轴报道显示,直到2月29日,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才放宽了对实验室的规定,允许他们在申请批准之前就开始进行测试。

而特朗普政府的决策失误另一重因素。

报道称,1月7日,对武汉出现的肺炎情况,美国疾控中心建立了“事件管理系统”(incident management system),并建议前往武汉的旅客采取预防措施。1月20日,就在中国科学家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的两周后,美国疾控中心开发了自己的检测技术,并检测到了美国的首例新冠肺炎病例。

在这场与新冠病毒赛跑的战役中,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也成为了一大障碍。

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托马斯·弗里登(Thomas Frieden)表示,美国直到“为时已晚”才进行严格的筛查,这暴露出整个政府的失败。

声明称,疫情发生后,马云公益基金会所有用于国内以及国外140多个国家抗疫公益事业的资金全部来自于马云的个人捐赠,没有一分钱的社会募捐资金。截至目前,马云公益基金会尚未接受任何第三方捐赠。